English?  |   校友會 ● 基金會

湖大學人

您的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湖大學人  >  正文

穆桂春:中國“城市地貌學”奠基人

作者:“學子訪學人”團隊   編輯:張玉敏    來源:新聞中心  發布時間:2019/06/03

穆桂春(1930-),自然地理學家。1930年2月生于遼寧錦州,籍貫遼寧海城。1953年7月畢業于東北師大地理系。1953年9月至1954年8月在華東師大研究生班學習。曾任中國地理學會理事、地理教育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城市地貌專業委員會主任,四川省科技顧問團顧問,四川省地理學會副理事長,重慶市地理學會理事長,湖北省地理學會副理事長,湖北大學教授,西南師范大學教授。

旅游管理專業大一學生采訪穆桂春教授(右二)

從事野外自然綜合考察,重點研究火山地熱、資源與農業、國土與環境和城市地貌等課題。完成國家和省級課題10多項,圖件制作100余幅,出版個人專著5部,參編、合編著作8部,發表論文80余篇。主持并承擔完成的科研項目分別榮獲全國科技大會獎、中科院二等獎、四川省人民政府二、三等獎、中共四川省委重大科技成果獎、重慶市重大科技成果獎、英國劍橋20世紀成就獎、湖北省優秀教師稱號,享國務院特殊津貼。

輾轉半生精語言,聯結邦鄰傳佳話

穆桂春教授出生于遼寧海城,是地地道道的東北人,和外語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緣分。早在1943年,穆教授就進入了南滿株式會社創辦的鐵道學校學習。那個年代里,學校采取奴化教育,強行推廣日語,校內的管理和授課都由日方人員負責。在那樣的環境下,穆教授不得已學習了日語,然而屈辱的感覺也一點點滋生。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滿學校奴化教育的穆教授來到了旅順大連師范學校。這期間穆教授不但潛心學術,汲取了大量的歷史、地理知識,更對地理產生了濃厚興趣。經過戰爭苦難的穆老,深知今天的和平年代來之不易,暗自決心要利用所掌握的知識為中日地理學術交流作出積極貢獻。據穆教授之子穆越老師講述,雖然過去了數十年,但1984年時作為四川省首批地理學訪日代表團副團長的穆教授面對臺下日本學者,依然不需要任何翻譯,在會議上以一口流利的日語演講,艷驚四座。

1950年,穆教授考入東北師范大學地理系學習。在學習過程中,他發現當時的教材幾乎全為蘇聯引進,而除少量教材翻譯成中文外其他均為俄語原版。為盡快更好地掌握專業知識,看懂俄文原著,穆教授立志苦攻俄語,憑借堅強毅力勤學苦練。僅幾年內,就通過查閱字典等方式自學,相繼翻譯了《景觀與土壤》《俄羅斯地理發現史概論》《世界大洋自然地理》等俄文教材。后因成績優異被推薦到華東師范大學研究生班學習深造。鑒于穆教授具備較高的專業俄語翻譯水平,教育部專門指派他為蘇聯專家擔任翻譯,而此時的他不得不放棄學業協助蘇聯專家培養教師、赴各地開展自然地理科學野外考察,其俄語水平可見一斑。

穆教授對語言的精通為今后的跨國地理交流打下了堅牢的基礎。1983年,日中地理協會會長河野通博教授與時任西南師范大學地理系主任的穆教授取得了聯系,在共同為中日地理學會的交流做了大量的前期準備工作之后,1984年的地理代表團訪日活動才得以成行。從那以后,穆教授便同這位會長建立了深厚的友誼,雪白的信件構筑了中日人民交往的橋梁。偶爾穆教授事務繁忙,穆越老師便代為回復,直到這位會長去世仍有信件往來。在2018年中日韓地理學家年會上,穆教授將1984年訪問日本的照片及考察資料全部交由主辦方,主辦方制成展板以便中日地理學家加深了解,增進友誼。照片中可以看到,多年的野外考察并未讓穆教授有半點憔悴,52歲的穆教授風采依舊。

穆老跟日中地理學會會長河野通博交流的書信1

穆老跟日中地理學會會長河野通博交流的書信2

穆老跟日中地理學會會長河野通博交流的書信3

穆教授捐贈資料所制展板

穆桂春教授促進四川省與日本地理學會交流榮譽證書

伉儷情深淡名利,待生如子顯真情

1982年,穆教授與湖大結下情緣。成為湖大兼職教授的他,卻不肯收取任何講課費用。1988年,穆教授正式來到湖大就職。當談到這段往事,穆教授深情地回憶道,當時西南師大為了挽留他,提供了副校長的職務,但因牽掛著在武漢的妻子,他仍然決定了前往湖大,以便有更多的機會去陪伴愛人。當妻子去世后,穆教授悲傷至極,一次摔跤的經歷又讓他的行走不再靈便,從此只能告別了熱愛的三尺講臺,再不能為學生們引經據典,揮斥方遒。

湖大聘書

說不難過是不可能的,穆教授在與我們交流時多次提到他帶過的研究生,我們感受的到,他對學生的感情絲毫不亞于親人。穆越老師為我們講述了穆教授的“斑斑劣跡”:他不顧自己并不富裕的家庭,給穿不起鞋的學生買鞋;拿出科研經費,用以供給學生生活;好不容易做一鍋排骨湯,在快出鍋時把兒子叫出去辦事,讓學生們先喝,兒子回來時只剩了湯渣……種種行為引起了穆越老師的強烈不滿,難以理解父親的所做作為。然而隨著穆越老師年紀的增長,逐漸明白了其中的良苦用心——可口的排骨湯是穆教授殷切的希望,溫暖融化了一切堅冰,關懷代代傳遞,師生情誼永留人間。穆教授高尚的人格令我們所有人為之動容。

考察一生躬盡瘁,年少有為功至偉

八十年代初,改革開放的政策逐漸大放異彩。與飛速增長的經濟相適應,我國城市化進程也如火如荼地展開。然而隨著科研工作的進行,難題漸漸浮出水面:八十年代的國內城市地貌研究一片空白,面對廣闊的國土和復雜多變的地形地貌,我國的城市規劃管理工作舉步維艱。為適應國家建設的迫切需要,1987年底,早已是國內地理學科泰斗的穆桂春教授與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合作,同丁錫祉教授一起將“城市地貌學”引入國內,率領課題組分頭在長江上中游的成都、重慶、武漢開展適合國情的城市地貌研究和考察,取得了突破性成果,其編寫的《中國1:100萬地貌圖成都幅及說明書》《四川北碚馬鞍溪流域地貌圖集》等為城市地鐵規劃及城市排澇工程提供了極其珍貴的資料。

談到考察,穆教授娓娓道來:云南、青海、四川、湖北……從東到西,由南到北,幾十年來,穆教授幾乎走遍了中國的每一寸土地。當我們詢問起最艱難的一次考察時,穆教授笑著說道:在青海四千多米的海拔上,他們一行人背著氧氣袋,頂著劇烈的高原反應,饑一頓飽一頓,頑強地對當地冰川地貌潛心研究了兩月有余。

穆教授最自豪的是云南騰沖之旅。面對新中國未曾涉足的火山領域,穆教授毅然五訪騰沖,足足38個火山口,一個個地找,一個個地探,最終將其定性為休眠火山,終于讓騰沖人民心里的這塊大石頭落了地。據此編成的《騰沖遙感火山地貌圖集》更是獲得了國家科技大會獎,作為主編的穆教授享有國務院特殊津貼。最難想象的是,穆教授當時恰與我們同齡!穆教授笑著向我們提出展望:“如今時代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科技的日新月異為新時代青年提供了更好的平臺,未來在你們手中,你們要去創造自己的時代?!?/span>

穆桂春教授“騰沖溫泉與火山”系列成果收藏證書

騰沖考察時穆教授與同伴合影

回報祖國擔道義,散盡珍藏為承傳

早在幾年前,穆教授便著手自己的科研成果檔案捐贈工作。他說道:“我留著這些做什么呢,只要對地方建設有作用,在學術上對大家有啟發,就不要讓它鎖在我的柜子里了?!睆尿v沖火山的研究到四川地貌的考察,學術耕耘中的件件手稿、滴滴心血,穆教授悉數保存。幾經波折,數次搬家也沒有落下。穆教授的深謀遠慮促成了如今的無償捐贈,使得云南省博物館、湖北省檔案館、云南省檔案館、重慶市檔案館,由其包括北京大學、浙江大學、中山大學在內的共八所211和985高校視為珍寶收藏,其愛心行動受到了社會各界的稱贊,穆教授也因此獲得了2018年地理學會特別貢獻獎。更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穆教授的突出貢獻,由中科院、教育部、國家文物局聯合開辦的遙感考古聯合實驗室湖北工作站得以被引薦到湖北大學,并落成于資環學院,使學校的地理學、考古學的學科建設得到了長足的發展。

捐贈所獲證書的冰山一角

捐獻儀式現場

穆老捐獻得的證書

云南省博物館所寄感謝信

除了地理,穆教授對歐洲文藝復興方面也有所涉獵。1982年,穆教授隨教育部意大利考察團遠赴意大利,拍下了當地政治、經濟、文化、藝術等方面的珍貴資料,去年他將保存35年之久的這套史料捐贈給了意大利研究中心;前不久,穆越老師代表穆教授,向北京外國語大學及復旦大學捐贈了早年穆教授學習英語使用過的當時由他們本校老師灌錄的見證改革開放40周年黑膠英語唱片和日語唱片,填補了兩校該領域的空白。

穆老與意大利科學家聯合考察維蘇威火山1

穆老與意大利科學家聯合考察維蘇威火山2

在穆教授眼里,研究是為國家做貢獻的,而不是牟利的工具。抱著這種想法,他的無償捐贈之路仍在繼續,下一步是通往上海、北京。穆教授是要向社會傳遞出所有的光芒與能量!

【走訪后記】

“只應白發是開山祖?!币姷侥吕系牡谝谎?,腦海里突然冒出辛棄疾的這句詞來。早在采訪之前我們就對穆老的豐功偉績略有耳聞,此刻面對穆老的皓首,用這句話來形容再合適不過。

穆桂春教授(左一),穆越老師與采訪團隊合影

出乎意料的是,穆老并沒有什么老教授的威嚴,反倒是笑聲貫穿了全程,穆老的熱情讓我們放下了拘束。我們詫異于他近九十歲的高齡仍保持著精神矍鑠,穆老笑著為我們揭開謎底:長時間的野外考察強健了體魄,讓我始終保持著身體機能的良好狀態。如今,穆老的談吐不凡,思路仍十分清晰,猶可見當年上課時的雄姿英發。

采訪中穆老反復提到:長江后浪推前浪。他尤其希望后來人繼承他的事業,把地理學科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因此,他對后輩的提攜可謂不遺余力——為初出茅廬的學生書籍作評介,發表文章與學生共同署名……在穆老長達幾十年的教學生涯中,許多受過他指點的教授都深受其感染,湖大良好的學術氛圍、深厚的師生情感都或多或少與穆老有關。

采訪雖然結束了,可我們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我們常??吹矫餍桥枷駛兊募议L里短被炒得滿城風雨,而諸如“天舟一號”升空、克隆靈長類動物難題被攻克、黃大年及周有光等科學家逝世卻鮮有人知。站在穆老家門外,仿佛能透過厚厚的墻壁看到一位地理學家擠在幾十平米的小房間,忙碌地整理手中的資料,心中考量著讓她們去向何方——這才是真正的鴻儒碩學。淡泊名利、嚴謹治學、仁愛至上、以德立身則是穆老一生做人的至高境界。作為我們期待著穆老的治學精神影響一代代人!

文/通識教育學院“學子訪學人”團隊成員:

2017級旅游管理專業 蔡金利

2018級國際經濟與貿易魯鈺悅

2018級管理科學與工程類劉奇

2018級國際經濟與貿易左中正

(指導老師:陳祁菲)


湖大微博

湖大微信

湖大官網

    版權所有?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 郵政編碼:430062  鄂ICP備05003305    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

在线不卡日本v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