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校友會 ● 基金會

湖大學人

您的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湖大學人  >  正文

駱嘯聲:我國編纂社會主義新方志理論的奠基人之一

作者:“學子訪學人”團隊   編輯:張玉敏    來源:新聞中心  發布時間:2019/05/24

駱嘯聲(1926-1992),筆名胡方,湖北蘄春人,湖北大學原歷史系教授。自幼學習古文獻,1949年考入武漢大學,1953年考入中國人民大學研究生班,1954年任武昌中南實驗工農速成中學歷史教員及政史地教研組組長,后入武漢師范??茖W校(湖大前身)執教。曾任湖大地方志研究室副主任、湖北省方志學會特邀理事、《湖北方志》特約撰著,湖北省內外多個縣市的縣志顧問,湖北省第六屆政協委員會委員,湖北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館副館長兼館刊《荊楚文史》雜志副主編,武漢市社會科學院歷史所特聘研究員。

駱嘯聲教授生前工作照1

駱嘯聲教授生前著作有《中國歷史文選》《中國地方志研究》《朱士嘉駱嘯聲地方志論文選》(1980-1986)等;發表論文《中國地方志探源》《王船山<蓮峰志>與地方志》等13余篇,填補了國內方志學研究的空白,同時也引導著青年一代去承擔起研究方志學的重擔。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在顧頡剛、朱士嘉和駱嘯聲等學者的帶領下,歷史學界開始了作為新興學科方向的國內方志學的系統研究及之后的學科建設。

駱嘯聲教授生前工作照2

拂袖沙湖之濱,追思先師恩德。通識教育學院2017級歷史學相關專業五名大一學生慕名拜訪了駱嘯聲教授的兒子、校圖書館副館長駱曉曙等人,并通過查閱相關文獻資料,了解到駱老生前的一些故事。

求學:珞珈化雨銘心骨,海淀相期報國恩

駱氏世代耕讀傳家。駱嘯聲幼讀私塾,1949年秋入武大歷史系就讀,師從吳于廑、方壯猷、朱士嘉等人。1953年從武大畢業時,又以優異成績被分配到中國人民大學深造,成為了該校首批中國近現代史專業的研究生。在人大讀書期間,他師從何干之、尚鉞等人。期間在中國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游學時,曾向著名史學家范文瀾、尹達、向達等人問學。而這一批學者名家,除學識淵博之外,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具有強烈的愛國情懷,拳拳之心至死不渝。眾多學者中,朱士嘉先生對駱嘯聲的影響最為深遠。

駱嘯聲在武漢大學就讀期間留影

駱嘯聲在人大就讀期間留影

早在上世紀30年代初,朱士嘉先生就成為享譽國內外的方志學家、文獻目錄學家,多次刊發地方志研究成果并著有《中國地方志綜錄》。朱先生曾獲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留居美國達11年之久,新中國成立后,他毅然決定回國投入祖國的教育事業。朱先生的選擇對駱嘯聲影響巨大,以致于他后來放棄了出國深造的機會,選擇留在國內為新中國教育事業效力,將報效祖國視為自己終身的使命,鞠躬盡瘁,傾盡所能。

1953年,機緣巧合下,朱士嘉先生由武漢調至北京中國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第三所,在此與駱嘯聲重逢。正是這一重逢,開啟了他們由師生之情到志同道合的“戰友”之情的升華,他們決心向著開創研究中國地方志的理想并肩進發,取得了許多卓越成果。

駱嘯聲教授與朱士嘉、李約瑟合影

令人扼腕的是,在1989年,隨著朱士嘉先生的去世和駱嘯聲教授病情的加重,這一項書寫過湖北大學輝煌的學術研究,無奈地淡出了人們的視線。得知朱士嘉先生去世的消息后,駱教授不顧自己體弱多病的身體,親自主持治喪工作,每天忙碌到凌晨1點多才就寢。朱先生喪事一結束,駱教授就舊病復發,住進了醫院。在病床上,他曾感慨作詩道:“珞珈化雨銘心骨,海淀相期報國恩;心有靈犀通一點,盼來枯樹又逢春?!边@便是他與朱士嘉先生甘苦相隨40年的真實寫照。由此亦可見其情感豐富,極重友情。

治學:鞠躬疾奮春秋筆,豈因病魔困其身

駱嘯聲教授治學嚴謹,宏論蓋世。其一生坎坷曲折,早年經歷22年的“牛棚”生活,晚年又遭受病痛折磨。但不利的客觀條件并沒有阻撓這位懷有赤子之心的學者對學術的追求。相反,他在學術上深刻領悟古人“先博后約”的精神內涵,在其飽受磨難的一生中為中國歷史學研究作出杰出貢獻。駱教授研究涉獵范圍極廣,博及文史哲,尤其在歷史學、文獻學、方志學等方面造詣頗深。

駱嘯聲懷愛國之情,創治學之路?!拔母铩苯Y束后,當時方志學在國外研究得如火如荼,在國內卻少有人問津。得知此事,他毅然決然地踏上了方志學研究的征程。1979-1984年期間,駱嘯聲對湖北地方史的研究取得重大成果,特別是關于董毓華——“一二·九”運動領導人的研究,引起了省市及國家黨史研究部門的高度重視,并得到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姚依林、中央書記處書記胡喬木、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李運昌等中央領導的高度關注。駱嘯聲因此受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委托執筆撰寫董毓華的傳記并公開發表。1983年開始,他逐漸從一位學術研究者成為全國新修方志的推動者和實踐者。

時至今日,我們從張國光先生寫的傳記以及其他相關資料之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駱嘯聲教授勇于實踐的脈絡。1985年湖北大學歷史系地方志研究室的成立,標志著我校方志學研究上了一個新臺階,駱教授先后被邀請到湖北省內通城、石首、蘄春、襄陽、紅安、隨州、崇陽、咸寧、江陵等地和江西德安、山東鄒縣等地區擔任編纂新方志的學術顧問,指導新方志編纂工作,通過信函交流指導的地區,更是數不勝數。此外,駱教授與朱士嘉合著的《推陳出新,編好社會主義新方志》極大地推動了方志學的發展,成為我國編纂社會主義新方志理論的奠定作之一,奠定了編纂新方志的指導思想。

駱教授學識淵博,對方志學的研究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同時在其他領域也成果頗豐。駱曉曙告訴我們,駱嘯聲教授從1978年平反至1992年去逝的14年里,公開發表超過百萬余字的論著,其中《孔子教育思想是為新興地主階級服務的》一文被學術界譽為“建國以來教育界評論孔子教育思想有代表性的文章”。如今呈現在世人眼前的具有深刻意義的作品中,并不包括他在“文革”期間被銷毀的一部五、六十萬字的《中國現代史》手稿。

駱教授十分重視民間流傳的資料。據駱曉曙介紹,1992年時任《崇陽縣志》編纂委員會主任的黎時忠,贈予駱教授一本《二十四史歌》手抄本。當時駱教授已臥病在床,但仍要強忍疾病疼痛看完全文,并認為那是農村趕集或走村串戶的一個說唱表演的底本,大致是十七世紀中后期的作品,應予以關注。

駱教授不畏艱難困苦、持之以恒的治學精神是我們應當學習和發揚的。他從1990年5月因積勞成疾而住進了醫院,雖身在病床,但心尤在學術,勤于筆耕不已,期間公開發表了湖北地方史、中國方志人物、中國近現代史人物、中國古代史等方面研究論文10余篇。但令人扼腕痛惜的是,僅僅過了兩年時間,駱教授就駕鶴西去了。為此,湖大原中文系教授張國光感嘆:“只可惜駱先生因病魔纏身、久治不愈,致使他計劃中的著述未能如愿完成”?!熬痈呗曌赃h,非是藉秋風”,立身奉獻學術事業之人,無需外在憑藉,自能聲明遠播。曾有人想收集駱教授文集出版,奈何沒有想出好書名。與駱教授比鄰而居的武漢大學資深教授馮天諭先生,在得知此事后欣然定書名為《時代·人物·思想》。這既是對駱教授學術研究成果的稱贊,也是對他學術思想的高度概括。

育人:種得桃李滿天下,心唯大我育青禾

駱嘯聲教授的課堂幽默風趣,還心系學生的學習、生活,深受學生喜愛尊敬。他時常告誡青年學子,要博學多識,一定要多讀有思想的名著;讀書要同當今社會相結合,切忌“埋頭死讀書,不聞窗外事”。

在湖大任職期間,駱教授承擔著本科、研究生的教學任務,為本科生主講中國古代、近代、現代史,《中國文獻學》《中國方志學》,為研究生開設的《方志學通論》《方志學理論研究》《古方志學整理研究》《新方志編纂》等課程自編教材;主編的《中國歷史文選》(上、下冊,鉛印本)教材更是被咸陽師專、西藏民族學院等高校采用。此外,駱教授在擔任湖北省文史館副館長時,主編并出版了許多文史資料。

駱嘯聲獲聘為湖北省文史研究館副館長

耐心育人是責任。駱教授之子駱曉曙有一個切身的感受:父親是深受學生喜愛并值得永久懷念的人,以至于在他去世后的12年間,與父親的學生只要是第一次相見,第一句話總是“駱老師是個好人!駱老師上課很耐心幽默,我們都很喜歡聽他的課?!币淮麕?,永存心中。

駱曉曙對父親的熱心助人印象深刻。駱教授晚年病重期間,有一位學生到醫院請求幫助,他在不能靈活握筆的情況下,仍一邊咯血,一邊艱難地寫完了推薦信。學術與為人,兩者都是大學問,有人窮其一生可能也只得其一的若干滋味,而駱教授卻真正地做到了兩全。

駱嘯聲教授是品學兼優的名師,也是一生清貧的名士。

在青年時,他耳聞目睹了中華民國的動蕩、抗日戰爭的烽火、解放戰爭的凱歌;在立身學者之后,他見證了建國初期的民族振興和“百家爭鳴”的學術氛圍。他師從于建國初期一批品德兼優、學術造詣高的名師和教育家,學術視野和思想境界得到迅速地開闊和提升,牢固確立了愛國主義情結并伴隨終生。

步入老年后,駱教授飽含深情,矢志于弘揚祖國優秀文化而不渝;他一生忠誠,矢志于弘揚愛國主義精神而不渝,視報效祖國為自己的終身使命。

駱曉曙回憶說,在朱士嘉先生去世后的兩年內,駱嘯聲教授共發表了近4萬余字的回憶文章,以敬朱先生在天之靈。在《馳騁志壇六十年——回顧朱士嘉先生的學術成就》一文發表后的8個月左右,駱教授終因勞累過度而過早離開。

一生何求,只求報國育人!真摯師生情,甘苦相隨永不忘;拳拳報國志,歷經磨難永不移。

深究學問是使命。臨終前的駱嘯聲教授,因長期被病痛折磨突然坐起,握著其子的手,兩聲“讀書,讀書!”,道盡了內心深處最牽掛的是浩瀚無邊的學問。讀書,是駱教授留在世間最后的聲音,如鳴鳴警鐘,提醒著我們不可一日無書,不可耽于愚昧;似泠泠清泉,洗刷著我們的懈怠不前,厭倦煩悶。做學問,簡簡單單三個字,駱教授卻傾盡了一生來詮釋。

參政:春風化雨身心暖,只圖報效豈圖生

花甲之年,積極參政,責任在肩,一心為民。

1989年,湖北省人民政府省長郭振乾親自任命駱教授為省文史研究館副館長。這既是駱教授本人的榮譽,也是湖北大學的光榮。在當時,獲任的駱嘯聲教授,是改革開放后湖大教授擔任省政府實職的第一人,這在當時國內高校中也是罕見的。

駱教授在擔任政府職務之后,初衷不改。他待人熱情真誠,因此朋友很多,不僅有教師、學者、學生及政府官員,還包括工人、農民、商人。據《蘄春教育志》主編趙德鼎先生回憶,“1983年秋某日,我與在縣志辦工作的陳湘、陳紹儀一同到武漢拜見駱嘯聲教授。當時,駱教授住在湖北大學教授宿舍樓一樓。我們到他家后,作了自我介紹。駱教授聽說家鄉修志的同志來了,十分高興,和我們交談半個小時后,親自下廚做菜?!边€有一次,一位愛好文學創作的武昌車輛廠工人,晚上來訪,向駱教授請教文學創作,駱教授與其詳談直至深夜。

駱教授曾任政協會議湖北省第六屆委員會委員,參政議政,責任重大,因此很少回家。不是在外工作,就是在醫院治病,病痛的折磨讓他的身形日漸消瘦。有友人勸他,“駱老,身體要緊,不要太拼命了?!钡偸切χf:“過去耽誤時間太多了?!?/span>

駱教授對政協的提案工作非常用心。他在走訪考察基礎上,寫了許多關于教育、文化和民生方面的提案,大多都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重視。在1990年前后,駱教授認為武漢市的大醫院,分布不盡合理,便建議于武昌區與青山區之間,興建一個大醫院,以解決這一帶居民的奔波之苦。當時的省政府高度重視這一提案,在回復中給予了明確的表態。

1990年除夕前夕,湖北省常務副省長李大強、副省長韓南鵬,在省教委主任孫德華、副主任張敘之以及學校領導的陪同下,專程來到湖大駱教授的家里,登門拜訪并送來全省人民的祝賀時,他撫今思昔,感慨萬千,心情極不平靜??墒?,誰也沒有想到,這一位看似精神矍鑠卻身形消瘦的老人,其實已經病入膏肓,即便如此,這并沒有磨滅駱教授的報國之志。

同年,64歲的駱嘯聲教授作《明志》詩云:“春風化雨身心暖,兩度危疴又轉輕。天若假年當奮筆,只圖報效豈圖生!”

駱教授為師為父為民,都是人間標桿,乃是光明所在。這份璀璨,當薪火相承。除了學術上的成就,其晚年一直想著盡己可能地為家鄉、為國家做些實事,以期栽樹一方,奉獻自己、惠廣于人。

【走訪后記】

2018年暑期前后,我們“學子訪學人”團隊成員以大一學生的身份和視角,再次走進這位譽滿湖北大學、武漢市乃至湖北省的湖北文化名人,懷著崇敬的心情去了解駱嘯聲教授的生前故事。其不畏清貧,矢志報國,至死不渝的動人事跡令我們感動不已,心生敬意。

駱嘯聲教授離世至今的二十余載里,其生前好友和弟子撰寫了多篇追憶他的文章。他們通過回憶記錄的方式,追憶這位品學兼優的名師,發揚湖大人克難奮進、自強不息、愈挫愈勇的“習坎”精神!而“難了人間未了情,憂民憂國不憂貧。椿萱弱冠凋零盡,謫戍多年體會深。漏盡鐘鳴驚夢覺,星稀月明慶黎明。鞠躬疾奮春秋筆,豈懼病魔困我身!”這首詩,大概是對我國編撰社會主義新方志理論奠基人之一、歷史學家、方志學家駱嘯聲教授最好的寫照了。

駱嘯聲之子駱曉曙與走訪學生合影

“人生有痛苦,也有歡樂,要忘卻痛苦,尋求歡樂,我是這樣活過來,也要這樣活下去的?!边@是駱教授1990年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到的,概括成一句話就是:安貧樂道獻紅心。斯人已逝,但其璀璨精神永存,并將激勵一代又一代湖大學子奮發圖強,銳意進取,以“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為己任,矢志報國,至死不渝?!按髮W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焙贝髮W因有如此大學者而驕傲光榮。

豪情壯志凌云筆,湖大錚錚傲骨才。駱嘯聲教授的一身浩然正氣,乃吾輩當學矣!

文/通識教育學院“學子訪學人”團隊成員:

2017級歷史學 陳桂蘋

2017級歷史學 冀玉婷

2017級歷史學 柳育志

2017級歷史學 譚喻月

2017級國際事務與國際關系 何志遠

(指導老師:張夢)


湖大微博

湖大微信

湖大官網

    版權所有?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 郵政編碼:430062  鄂ICP備05003305    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

在线不卡日本v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