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校友會 ● 基金會

湖大學人

您的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湖大學人  >  正文

陳建:湖大第二代“蜘蛛俠” 跋山涉水解密蜘蛛

作者:通訊員 賀俊 記者團 于溪溪 張伊倩   編輯:陳杰    來源:新聞中心  發布時間:2018/09/24

“大山不會忘記,那個在林野間苦苦尋覓的身影;竹杖驅走毒蛇,也叩問著蜘蛛王國的秘密。與蜘蛛為伴的日子,他樸實得像個老農,執著得像個少年。有夢不覺天涯遠,壯志凌云好還鄉?!?/span>

9月7日,由湖北省教育廳支持,楚天都市報、湖北教育基金會、湖北電視教育頻道聯合主辦的2018“尋訪荊楚好老師”大型公益活動舉行,我校生命科學學院陳建教授獲“荊楚好老師”榮譽稱號。

陳建教授長期從事蛛形學研究與教學,主要研究蜘蛛物種多樣性、系統發育、行為學、保護與利用等。作為老師,他是人生成長路上的指路人,用知識和汗水培養著每一個學生。在課上,他鼓勵發言,寬容犯錯;在課外,花甲之年的他熱愛輪滑,追求爆發,勇于冒險;在科研上,他一條路走到底,三十余年“獨鐘”蜘蛛,被譽為湖北大學第二代“蜘蛛俠”。

師徒4人深山抓蜘蛛

從7月30日到8月25日,陳建教授帶著3名研究生一直在湘鄂兩地的武陵山區,輾轉捕蛛。

7月31日從武漢到恩施建始后,他帶著學生一路爬過利川的星斗山、宣恩的七姊妹山、湖南石門的壺瓶山后,到了宜昌五峰?!敖裉煜挛?,我們在山林里看到的大多是棒絡新婦蛛,只采集了兩對,研究生態不能破壞生態嘛?!?月23日晚,陳建告訴記者,當天他帶著學生在宜昌五峰付家堰橋料村一帶捕蛛,一天抓下來收獲不錯,酒精指管里有了200多頭蜘蛛。

女研究生鐘銳是第一次出來進行野外考察,適應了翻山越嶺的辛苦后,覺得做這項研究的樂趣還不少?!斑@次出來看到好多樹上有大團的網,不像一般漏斗蛛的網。我們猜測并驗證了它是毛蟲的絲組成的。陳老師提出與蛛絲進行成分比較,看這種蟲絲是否可以利用?!?/span>

當然,也有辛苦和危險。每天早上八九點出門,下午四五點回來,餓了就在野外啃面包等干糧,累了就在樹林子里歇一歇,“有些蜘蛛是晚上活動,前兩天晚上我們出去采集時,兩次遇到毒蛇?!标惤ㄕf,晚上10點多,當頭燈照到幾步遠外的蛇時,大家都嚇了一跳,事后一查是銀環蛇?!吧卟粫室庖?,我們一般都會拿著棍子,邊走邊敲打草叢,提前把它驚走。最怕它冷不丁出現在很近的地方,以前有學生被嚇暈過?!?/span>

近一個月的野外考察,師徒4人采集了約5000頭蜘蛛?!盎貋砗笠M一步研究,看有沒有特別的新種?!标惤ㄋ诘暮髨F隊承接了一個國家專項,對武陵山區的蜘蛛進行生物多樣性考察,采集到的標本多多益善。

“蜘蛛俠”的世界不單調

陳建被稱為湖北大學第二代“蜘蛛俠”,盡管蜘蛛研究很冷門,“蜘蛛俠”們卻自得其樂?!耙婚_始我們接觸的都是蜘蛛標本,了解多了就不害怕了?!迸芯可鷱埣谚「嬖V記者,剛開始主要擔心蜘蛛有沒有毒。陳建上課時告訴她們,有的蜘蛛長有螯肢,能刺入人體并釋放毒素,但劇毒蜘蛛極少見,本地蜘蛛一般毒性很小,僅能獵捕昆蟲,對人危害不大。后來,她試著喂活體蜘蛛,加上陳建示范如何抓蜘蛛,這樣一步步下來,對蜘蛛的恐懼就慢慢消除了?!坝行┲┲霅酃?,偶爾同伴被咬了,我們就調侃要變成蜘蛛俠了?!?/span>

爬山、挖洞,有些蜘蛛生活在水里,還得下水去抓。陳建告訴記者,采集蜘蛛的方法很多,最常用的是捕蟲網,拍打灌木、樹枝等,等蜘蛛落到網兜里后,就用塑料指管套住?!拔覀兠看纬鲩T的時候,帶的指管加起來有上百個。有些蜘蛛放到一起會打架,如果不需要帶活的回去,就把它們浸泡到酒精中,可以放一百年?!?/span>

陳建他們隨身帶的還有篩網,采集落葉層和表層土里的蜘蛛時,就戴著帆布手套,連土帶葉一起捧進篩網中,蜘蛛會被篩到下面的布兜里,再把布兜攤到白布上采集?!敖衲耆颂?,我們沒帶噴霧機,那可是‘高射炮打蜘蛛’?!彼f的噴霧機類似汽油發動機,有很長的鋼管,農藥霧化后隨煙從鋼管中噴出,像單缸摩托車一樣響,目標就是一些高大樹冠上的蜘蛛,等它們掉到樹下的白布上,過一小時后再采集?!安杉^程中能見到很多特別的昆蟲,在顯微鏡下觀察蜘蛛也很有意思,那是另一個世界?!毖芯可R靜思跟著陳建學習已有兩年,他告訴記者,夜間采集時,頭燈照過去,有些蜘蛛的眼睛會像小星星一樣閃亮;最高興的就是采集到成對的成熟蜘蛛,可以方便之后的研究。

尋蛛的腳步走遍全國

數以萬計的玻璃瓶中,存放著各種各樣的蜘蛛標本。8月27日,陳建穿行在學校實驗室的陳列柜間,如同在蜘蛛王國“巡視”,經過40年沉淀,這里已成為龐大的蜘蛛標本博物館。

湖北大學的蜘蛛研究全國聞名,尤其是資源調查和經典分類學?!皩嶒炇依镉脕碛^測的標本,不可能從天而降。蜘蛛分類學需要實地探訪?!边@些年來,陳建每年都會出去,尋蛛的腳步幾乎遍布全國,森林、洞穴、熱帶雨林等地方都是尋蛛的好地方?!拔覀円话悴蝗ゴ蟪鞘?,去的地方都是人類活動比較少,植被環境好的地方?!痹陉惤磥?,不少蜘蛛的活動分布有地域性,需要研究人員進行詳細調查。像節板蛛這種最原始的蜘蛛類群,就只分布在東亞和東南亞的中國、日本等地,美洲、歐洲、澳洲和非洲等地都沒有?!爸┲氲母共渴遣环止澋?,只有近親的類群如蝎子,有分節,而節板蛛的腹部背面卻有分節的痕跡,屬于原始的痕跡?!毖芯吭绞巧钊?,他越覺得研究蜘蛛有意思,年年暑假都要出去,一去就是一個月。

也有冬天出去的時候。2012年春節過去沒多久,陳建就和同事劉鳳想、研究生全丹一起趕到了廬山,山上很冷,冷得瑟瑟發抖的3人在山里尋找著一個蓋蛛物種。連續幾年,他們都只在5月采集到了這種蜘蛛的雌性,沒有采集到雄性?!扒笈冀慌涞臅r間肯定在這之前,我們推算應該是三四月份?!碧旌貎龅卣伊藥滋?,他們終于采集到了還沒成熟的雄蛛,帶回實驗室飼養成熟后,才獲得了需要的標本。

愛輪滑愛籃球更愛科研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61歲的陳建還是個運動達人。

4年前,陳建在網上搜索教學視頻,跟著教練學了兩次輪滑基本動作后,每天晚上都到湖大的太陽廣場練習,3個月后不僅學會了輪滑,還能一口氣滑5公里遠,經常跟著大學生們一起“刷街”?!斑\動是我一直喜歡做的事,讀書的時候,跳高、跳遠、短跑、標槍等都是我的強項?!彼粌H圓了幼時的滑冰夢,還一直堅持打籃球,投籃命中率達六成?!拔覀兊揭巴馍絽^,爬山、走險路都是常事,多鍛煉身體,能多出去幾年,多做幾年研究?!薄跋啾刃姓ぷ?,我更喜歡做科研?!标惤ㄔ魏笊茖W學院院長,在職期間,該院順利獲批生物學一級學科博士點。從教30多年來,他始終堅守在教學一線,至今仍承擔每年100多學時的講課任務,為本科生講授《文獻檢索》,為研究生教授《蛛形學》、《數據分析常用軟件介紹》等課程。

36年前,陳建來到湖大,跟隨第一代“蜘蛛俠”趙敬釗教授,研究利用蜘蛛對農林害蟲進行生物防治,如今他仍在這條路上堅守,去年曾在世界農學類一類期刊上發表論文,評價茶園蜘蛛對茶園主要害蟲的捕食作用。多年來,陳建先后培養博士、碩士30余人,這條研究路上有了更多“蜘蛛俠”。他的學生劉杰教授已成為湖大第三代 “蜘蛛俠”的代表人物,首次建立了蛛形綱蜘蛛目1個新屬,還發現了100余個新種?!白钕氚讶珖降子卸嗌俜N蜘蛛弄清楚,但到現在連湖北都沒完全清楚,這條路還很長?!标惤ǜ嬖V記者,全世界已報到的蜘蛛有4萬余種,中國已記錄5000多種,但是按照每年報道的蜘蛛新種來看,保守估計,世界上有10萬種蜘蛛,中國則有1萬種以上。


湖大微博

湖大微信

湖大官網

    版權所有?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 郵政編碼:430062  鄂ICP備05003305    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

在线不卡日本v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