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校友會 ● 基金會

湖大學人

您的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湖大學人  >  正文

林木生:從學須勤 治學務嚴

作者:“學子訪學人”團隊   編輯:張玉敏    來源:新聞中心  發布時間:2019/05/20

林木生,生于1939年,廣東潮州市人,湖北大學體育學院退休教授。多年以來,主要從事田徑項目的教學、訓練及相關研究工作,曾主編《兒童田徑訓練》《田徑》《少年田徑運動訓練》等教材與專題編著多部,在《湖北體育科技》《體育科學》等各種刊物上發表學術論文多篇。

林木生教授編著的部分教材和發表論文期刊

專業路上的曲折與進取

1937年后,由于日本侵略軍進犯廣東汕頭,繼而北上占領潮州城,一路犯下很多不可饒恕的罪行。林木生教授一家七口人,輾轉多地,最終落腳在山區小鎮留隍。1945年,日本投降后,他和母親乘船回到闊別六年的故土潮州?!坝捎谖夷暧谉o知,學難入心,經常逃學,父母只好把我送到一遠房親戚老姨丈處去接受管教”。私塾求知兩年后,隨著潮州的解放而禁辦。當林木生回到小學繼續學習時,頓感學習輕松,記憶力倍增。至今,他仍感觸良深,也是他之后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折。

1956年9月,林木生入讀湖北師范??茖W校(武漢師范學院前身)體育科。1958年,在體育科基礎上成立的武漢體育師專并入武漢體育學院。在校學習期間,他對運動技術的學習與訓練投入了較大精力,卻在1957年底被戴上“走白專道路”的帽子而受到較大沖擊。他心想,如果知識、技能淺薄,他日何以為師教人?而作為一生座右銘的“業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毀于隨(韓愈語)”始終激勵著他,在工作了多年后,林教授不禁為早年雖獲非議但未阻斷的求精學習而深感慶幸!

1961年7月,林木生被分配到武漢師范學院(湖大前身)體育系工作。1962年9月,因體育系撤銷,被“暫時”派到學校附中工作。幾經周折后,于1979年9月調入武漢師院漢口分院(后并入江漢大學)體育系任教。1983年8月被破格提升為副教授。不久被教育部聘為“全國高等師范院校體育專業教材編審委員會委員”,并與田徑專業的其他四位委員一道,先后編審了“全國本、??铺飶浇虒W大綱”兩冊和本科教材《田徑》。

1987年9月,因湖北大學辦學需求,林教授由江漢大學調入湖大體育系任教。1994年10月,被聘為“全國高等院校體育教育專業??平滩木庉嬑瘑T會委員”,兼任《田徑》教材主編。該教材于1995年正式定為全國體育教育專業??仆ㄓ媒滩?。

林木生教授于1973-1993年在師范學院附中、少體校及附小等十多所小學,對不同年齡(7-12歲,13-18歲)層次進行了實驗研究,先后于1989年2月和1994年4月,主編出版了《兒童田徑訓練》和《少年田徑運動訓練》兩書及發表多篇相關論文,并先后獲得省、市科協及學校的嘉獎。

1996年和1997年,林木生教授參與湖北省高等院校高級職稱評審工作。1997年,以田徑和籃球兩專業合并申請碩士點,幫助湖大體育系向湖北省高校學位委員會申報碩士點獲得成功。

林木生教授湖大在校訓石前留影

融通專業理論與技術

運動技術的設計、發展與理論的深化、創新息息相關。運動技術水平的提高,離不開理論的引領和指導,它涉及的理論學科很多,如《運動解剖學》、《運動心理學》、《運動生物力學》、《運動生物化學》、《統計學》、《運動醫學》等等。20世紀80年代前后,這些理論課程由專門的理論教師授課,而僅從田徑運動的教學看,其理論課就涉及跑跳投三大技術原理、田徑運動的教學與訓練、田徑運動的科研方法、田徑運動場地、田徑運動的選材及單項技術分析等近20項專題的理論課需要講授,而田徑技術的授課時間因項目多而顯得不足。如何使學生學有所獲、收效更佳呢?林木生教授著重從三個方向著手。

一是提高學生對理論學習重要性的認識,并在技術教學中貫穿理論的引領作用。林教授運用啟發式教育指出:“感覺到了的東西,我們不能立刻理解它,只有理解了的東西才更深刻地感覺它。感覺只解決現象問題,理論才解決本質問題(引自毛澤東《實踐論》)”,如此使學生對理論學習的重要性有深刻認識。

在教學中,要使學生更快地掌握運動技術,必須使學生明白為什么要這么“做”。比如,在跳遠技術的教學中,不少學生容易出現助跑起跳后,身體在空中不能有效地保持平衡而出現許多錯誤動作的情況,這就要求在教學過程中要根據實際情況,分別說明:(1)物體沿水平方向位移時,當一端(如下端)受阻時,另一端則繼續向前運動;因下肢腳部踏跳動作出現上體“前旋”現象。下端(以左腳踏跳為例)受阻的時間愈長,身體“前旋”就愈明顯,身體就不可能在空中保持有效的平衡,為落地前創造一個良好的身體姿勢;(2)左腳要完成快速有力的踏跳動作,減少與地面的接觸時間;(3)為了有效抑制身體的“前旋”現象,左腿、右腿、腰腹部、左臂、右臂、肩、頸、頭等部位,在瞬間要完成各自的合理動作的配合以限制上體的“前旋”現象。在多年的教學工作中,林教授通過理論知識的引領、指導,對提高學生專業理論素養、更快地掌握運動技術方面起到良好的引導作用。

二是示、學與方式方法變革并舉,從嚴要求,使學生學有所獲。體育專業培養的學生,畢業后的工作去向多是中學、中專、少體校、業余體校、高等院校等單位。作為術科教師,必然以技術教學和基本理論知識的傳授為主,這就決定著教師上課時,基本理論知識必然伴隨著技術動作的示范而出現,加之多數學校都有田徑代表隊及各專業特定要求的單位,都要求專業教師必須具備良好的技術功底及掌握主要田徑項目的正確示范動作,否則畢業生出了校門怎么面對自己的學生?為了使學生更好地掌握正確的技術動作,林教授對不同項目的教法以及練習手段花費了不少精力,除了不斷更新、優選教學方式方法與練習手段外,特別對學生完成各項基本練習和技術環節的要求更為嚴格,學生即使在課堂上未能完成教學要求,也會在課外認真復習,不敷衍了事。不少學生工作若干年后,不無感慨地說:“跟著林老師學,值!”。

三是制定技術評定標準,嚴格考核,公正評分。林教授認為,在學完每一個項目后,需要對學生進行嚴格的技術考核,這樣才能使學生達到學有所獲的良好預期。技術評定是教與學的綜合鑒定,一要制定技術評定標準,二要去私,三要公平,四要公開。學生成績應體現“物有所值”,人為“抬高物價”非為師之德。除此,每學期都要進行統一的理論考試,并由三位教師分題按答題標準評分。上述這些舉措,對推動學生學習理論的主動性和提高理論水平收到了良好效果。

注重學生“一專多能”與“能力培養”

高等師范院校圍繞培養目標,要求學生要做到“一專多能”?!耙粚6嗄堋彼怯审w育專業涉及的門類、項目繁多而決定的,學生既要有某一項目的專長,也要學會其他多個項目的技術和知識?!耙粚6嗄堋钡摹岸嗄堋迸c“能力培養”的“能力”不是同義語?!耙粚6嗄堋彼w的內容,是“能力培養”的前提與條件,“能力培養”則是對“一專多能”的運用與深化過程。顯然,兩者的共同作用是學生在今后工作中不可或缺、相得益彰的重要因素。

林木生教授在多年的教學實踐中,著重培養了學生“示范操作能力”、“組織能力”、“觀察、分析、綜合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表達能力”。有關上述各種能力的培養問題,林教授在上世紀80年代發表的專題論文中已作了較全面的分析,這里略例作點說明:在一年半至兩年的田徑普修課的技術教學中,每一次技術課準備活動的內容,第一學期由老師親自帶領,每一次準備活動的內容做到不重復。第二學期至第三或第四學期,每節課的準備活動,由學生進行兩輪次的操作。

其中,第一輪實習,要求學生做到:(1)編排7-8節徒手操或器械操并繪制人形圖;(2)設計一個游戲;(3)對于徒手操和游戲,必須用文字恰當表述;(4)對準備活動的隊形更換、指揮調度作出說明?!敖贪浮苯焕蠋熜薷暮笾`寫,于上課前交給老師。第二輪實習,要求內容盡可能減少重復,口令要喊出輕重緩急的節奏。課后老師都要給學生評語、評分。通過兩輪實習,調動了學生學習的主動性,對培養學生的組織能力、語言和文字表達能力,收效顯著。

“步頻”遺傳問題的探索與實驗

林木生教授在對兒童、少年的多年訓練工作中,除訓練方法的創新研究外,著重研究了短距離跑的步頻問題。引起對步頻問題的研究,基于下述動因:(1)我國短跑項目的水平很落后,其中的重要原因是,對后備層次人才的基礎訓練的研究很落后,其訓練特征基本屬于早期強化型,導致淘汰率高,嚴重影響后繼層次人才培養的質量;(2)短跑速度是由步頻、步長構成的。

國內外不少學者、教練員認為,“作為一種身體素質、速度能力,其中包括動作速度,極為保守,難以培養”,“增大步頻是極為困難的”,“適合運動活動的一整套才能是遺傳下來的”等等;(3)關于步頻的遺傳問題,尚未見到國內外對兒童、少年進行系統訓練的研究。鑒于上述原因,林教授在經過對兒童生理、心理特點的分析后,認為兒童期發展步頻具有良好條件。

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初中期,林教授對業余體校10-12歲女兒童、1984年-1987年中7-11歲的女兒童,進行了實驗研究,取得了較理想的效果。實驗結果初步說明,動作速度的遺傳性并非“極其保守,難以培養”,在當時缺乏先進訓練設備的條件下,其最大提高幅度達26%,其平均值達到23%。

林教授經過兩輪實驗研究,分別寫成學術論文,并于1983年3月和1986年12月,分別在全國訓練學學會(成都)和全國田徑論文報告會(北京)上發言。在“成都會議”上,關于步頻的遺傳問題引起一些爭論,林教授當時表達了兩點看法:(1)國內的不少短跑選手,步頻很高,如袁國強(現為蘇炳添教練),其步頻特點,如果追溯到上一兩代,那么,這個遺傳問題誰能說清楚呢?難道可以上溯到新石器時代的祖先嗎?(2)從相對論觀點看,遺傳是相對的,變異則是絕對的,何況隨著科技的進步,各種訓練手段的創新,也必然引起人們的新思考。關于步頻遺傳問題,在北京開會期間,沒有引起爭論?!皟和谔飶浇虒W訓練中步頻問題的探索”一文,于1988年發表在《湖北體育科技》刊物上。

恪守嚴勤,提高素養

林木生教授一生從事體育教育事業,不管是做人還是做學問,都恪守“嚴”“勤”二字。嚴于治學、嚴于教育、嚴于做人;勤于鍛煉、勤于讀書、勤于鉆研。他既能靜心創作出書,也能親身帶隊做實驗;既上得了田徑場,又動得了文墨書香。這樣一位集學問、嚴謹、勤奮于一身的老教授,用他一生的經歷和工作成績,向我們很好地闡釋了嚴與勤、學與做、理論與實踐緊密結合的重要性。而這些寶貴的經驗和精神也將鞭策后輩不斷地進步,在實踐中總結,在勤與嚴中成長。

2018年春節前夕,校長趙凌云慰問林木生、曾秀英夫婦

很多人對體育教師常有“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這一貶損人格的觀念,究其原因,則有著較深層的社會歷史根源。自從事體育教育工作后,林木生教授對此懷有不平之怨。人言可畏,眾議難排,林教授想來想去,覺得嗔怪他人,莫如從自身做起,今后才可以正面影響學生。

盡管過去讀了不少中外名著,但林教授總覺得知識有較大的局限性。于是,他把自己喜愛讀書的良好習慣,更多的用在對哲學、辯證法、邏輯學、中國文學和中國歷史等有關著作的學習與鉆研上。對毛澤東的文選著作通讀兩遍以上,對“實踐論”、“矛盾論”、“論十大關系”等名篇,則屢加研讀,獲益匪淺。作為一位體育老師,林教授不僅愛讀書,學習時還能聯系社會現象、工作實際進行思考,加深對問題的理解,更屬可貴。實踐證明,林教授勤于學習、鉆研,得以不斷提高文化素養,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不至于在分析問題與解決問題、科學研究以及寫作水平等方面遠落人后”。

林教授在中學工作時,對其訓練的籃球隊、田徑隊,在文化課學習上,都有嚴格要求,這些學生畢業后,考取體育院校的人數較少,而考取理工科院校和名牌大學(如“北航”、“南航”、“武大”、“北郵”等)的數量較多,令附中的老師們大為驚訝。這一現象與其理念和要求存在一定的關系。在21年的大學體育教育專業的教學與訓練中,林教授非常重視理論知識的傳授,這也深刻影響著所教授過的本、??茖W生和研究生。

林木生教授與部分研究生合影(1996)

【走訪后記】

每一次行走,都不能忘了為什么出發。這一次,我們為了領略學人風采,傳承學人精神而出發。我們團隊一行前后六次登門拜訪,就是希望能夠更多的了解林木生教授,把他對于學問,對于工作,對于做人的態度讓更多的學子知曉,以達到“學子訪學人”的真正目的。

林教授和藹親善,在向我們講述時深入淺出,多次起身做示范,讓我們團隊中的公共管理類學子對于體育專業的知識也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他不僅有過硬的專業知識,也廣泛的涉獵哲學、文學、歷史等領域。家中掛滿了他的書法作品,對于古詩詞也是信手拈來。從求學到育人,從講師到教授,林教授的每一步都腳踏實地,擲地有聲,對每一項工作都一絲不茍,盡善盡美。

林木生教授與走訪團隊學子合影

林教授一生從事體育教育事業,不管是做人還是做學問,都恪守“嚴”、“勤”二字。嚴于治學、嚴于教育、嚴于做人;勤于鍛煉、勤于讀書、勤于鉆研。他既能靜心創作出書,也能親身帶隊做實驗;既上得了田徑場,又寫得了文墨書香。這樣一位集學問、嚴謹、勤奮于一身的老教授,用他一生的經歷和工作成績,向我們很好地闡釋了嚴與勤,學與做,理論與實踐緊密結合的重要性。林教授一路走來,“從學須勤,治學務嚴”的初心不變,對學生、對后輩的殷殷關切不改,而這種嚴謹務實、勤奮刻苦的精神也是深深地影響著他所教過的學生。

林木生教授與走訪學子進行交流指導

這些寶貴的經驗和精神也將鞭策我輩不斷地進步,在實踐中總結,在勤與嚴中成長。我們將整裝待發,背上這份行囊,走向大學四年的青春之路,走向人生的燦爛征途!

文/通識教育學院“學子訪學人”團隊成員:

通識教育學院2017級公共管理類孫浩

通識教育學院2017級公共管理類黃慶

通識教育學院2017級公共管理類曹艷勤

通識教育學院2017級公共管理類倪倩

通識教育學院2017級公共管理類董子衿

體育學院2016級運動人體科學專業鄭軒

(指導老師:吳秋爽)


湖大微博

湖大微信

湖大官網

    版權所有?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 郵政編碼:430062  鄂ICP備05003305    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

在线不卡日本v二区